忍者ブログ
海岸線に車を停めて / 佇む あの日の砂に / 振り向けば 長い足あと / 朝やけの 波が洗う
2017/10/18 (Wed)23:5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1/08 (Sun)19:08
listen to Nat King Cole
every lovesong makes me feel cold
'coz everyone knows
romance is dead in my city
now i turn to Joy Division
Curtis makes the best description
love will tear us apart...ahuh

watching In The Mood For Love
every lovescene makes me feel wrong
everybody finds somebody to love
...except me

i made some bossa nova
no one ever bothered

jazz for lovers
solitude for me
PR
2011/04/23 (Sat)01:47
短短两个月就像一场梦

我是个懦夫。
2010/12/11 (Sat)13:28
2010.12.03

——早上5點起床踮手踮腳匆匆收拾了下就趕忙出門打的去機場,上飛機的時候天還是藍灰色的,照理說是每天早上趕著上班時看慣了的壓抑景象,這一天看起來卻有種勃發的趕腳=。=因為一直很匆忙所以辦登機手續的時候忘了選靠窗的座位,難得有次看日出的機會啊結果我靠著走廊坐的怒。在飛機上興奮得睡不著,一直想著到了之後怎麼安排(←臨行前都沒有任何具體計劃的人,其實偶爾衝動一次也不賴嘻嘻),而且因為出門前沒來得及便便,後來飛機快降落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肚裡那泡便便一直在超重失重超重失重= =|||

下了飛機后站在冷冽但陽光明媚的首都機場深呼吸了一口氣,有種很自由的趕腳……感動!然後坐機場快軌到三元橋轉地鐵10號線到知春路去找我親愛的侄女,放了行李后隨便吃了碗咖喱牛肉飯就跑去了天壇玩~因為08年的時候沒去~那些老頭老太太看到我和侄女這麼蹦蹦跳跳,都叫我們小姑娘=///=讓我這個大齡青年情何以堪吶~接著給暴君的主唱翟同志打了個電話,約了晚上吃飯~然後就像每個跟團的傻逼遊客般去圍觀了下鳥巢和水立方。順路回去時看到旁邊的河都結冰了,這讓我一個從來沒見過結冰的河的南方country style何等地興奮=A=!然後翟來了電話說帶我去吃我一直吵鬧著想吃的羊蝎子,真是太開心了><大概晚上7點半的時候和翟在積水潭地鐵站碰面了,差不多三年沒見啊這小子又瘦了……話說我一直以為羊蝎子就是羊排骨之類的,結果翟給我答疑解惑說是羊脊椎=。=總之一句話,很美味!(這個從來不挑食的人根本是吃啥都覺得delicious囧)一邊吃一邊跟他聊天,說了不少好玩的事,也提到了生活的不易之處,唉~期間還給暴君的宅貝司夜冥打了電話,反正想到第二天會見面就很高興!吃完之後全身都暖了起來,那時候差不多就十點了=。=翟說現在坐地鐵有點懸,就送我去公車站坐了兩站路叫我倒10號線回去,結果我在地鐵站發現本來應該坐的2號線和13號線果然都已經收班了……謝謝翟啊幫我省了打車錢哈哈!

給一張哥在天壇的背影

2010.12.04

——今天是重頭戲,我要去看從聽極端金屬以來的超級偶像瑞典老炮兒MARDUK晚上的演出啊啊啊!!!早上起來洗了個澡,接著跟侄女去重遊故宮,08年去的時候沒有走完~下午去了恭王府,和珅住的地兒~這些都不贅述了~晚上和爽爽同學吃了個便飯,鼓樓那邊兒很有名的小吃~還喝了酸豆汁兒,味道比我想像的好~爽說我的味覺果然還是那麼奇怪,謝謝誇獎XDD

然後就趕去mao livehouse!這次多虧了翟帶我入場,給我省了門票錢=。=謝謝哥們兒辣!暖場樂隊是暴君和惡刺,一個差不多已經停止活動,一個已經解散,這次都爲了MARDUK而複出。說到這個我就想起來,其實當時10月知道演出消息的時候我一直很糾結,但後來翟的一句話打消我的疑慮讓我狠下了心買雞票……他說,拋開這麼牛逼的演出不說,這可是咱們樂隊複出的演出啊,你都三年沒見我了,來看看我也值了!笑死,雖然這番話實在是非常符合他這個自信心爆棚的獅子座,但也讓我感動了一把~用白楊的話來說就是,有異地好友的趕腳真不錯!真是每去一次帝都就重燃一次我對長髮金屬男的moe之情啊……演出的時候反正是場子爆滿各種high,我仗著我在北京算是嬌小的身材硬是擠進了第一排,代價就是被撞得很疼&全身包括內內都汗濕透了orz但是!我站在MARDUK元老級吉他Morgan的正下方啊!而且還被主唱Mortuus打了手!翟問我是不是打算幾天不洗手!是的我很想這樣!唉演出的興奮我到現在還無法表達出乃><結束之後和夜冥還有白楊聊了會兒,然後翟帶我去跟大夥兒吃夜宵,借此看到了很多熟面孔=w=翟還叫我跟大夥兒走圈兒,還好一瓶燕京就能走完=。=大概3點半的時候準備打道回府,翟內時候已經喝高了,沒法爲了報答他帶我看演出的恩情我就打車先送他回安德路再送宋佳回北郵我再回的知春路,途中免費觀看了一次大場面的撞車事故……不得不提還有件讓我非常感動的事兒,就是出租車司機跟我們聊地下搖滾演出!他說現在所謂的搖滾都商業得不行了,現在必須得地下演出才是真正的搖滾,像當年崔健@#¥%&*+反正說了很多投契的內容!頓時讓我腳得北京淫民真是給力!

1.故宮;2.照片中有vo翟ba夜冥的手dr三兒;3.Morgan好帥啊零距離接觸的我好幸福~
1. 2. 3.

2010.12.05

——MARDUK這種高速黑金屬實在不好甩,托這個的福我只甩了一首歌,這一天起床后脖子都不怎麼疼~然後去雍和宮燒香,今年本命年實在夠倒楣催的……求了三個護身符,爸媽我一人一個。下午和醬醬約了去天意逛逛,買了倆絹人兒給同事帶回來當封口費= =還買了些吃的,梅完梅了的芒果乾真是美味!晚上給翟電話說把剩下的特產捎給他媳婦,結果他就叫我去健德門跟他們一起吃飯,我打車過去一看這不還有惡刺的吉他許允為和暴君惡刺共用鼓手魯三兒同志嗎~結果吃吃喝喝聊聊我就高了沒記憶了還麻煩翟拜託人把我送回去orz丟臉丟大了……但是還是非常開心!!!

1.惡刺吉他和鼓手的基情放送~;2.我和翟的廢柴合照XD
1. 2.

2010.12.06

——歸來的這一天我傻逼地誤機了於是多花了近千塊重新買了張雞票……之前因為是特價雞票所以不能改簽不能退,於是就貢獻出去了……算了算了我一直在自我催眠我玩得很開心我也值了我不缺錢我玩得很開心我也值了我不缺錢我玩得很開心我也值了我不缺錢……囧囧囧


一人旅總是自由又孤單,帶著點刺激的迷濛感、交雜著不安與静謐。回來了這麼幾天我都還在恍惚,我覺得好像做了一個夢。北京晴朗無雲的天空讓我感到如斯自然而平靜的傷感,讓人期望這和煦便是永恆,心甘情願地耽溺其中,再也不要醒來。
2010/11/13 (Sat)11:59
今天是他的生日。昨天有給他短信提前祝他生日快樂,他回復說謝謝你還記得。我怎能不記得,從前年陪你過第一個生日開始……。

可是有太多的話我說不出口,我沒有權利去說出口。今年我生日的時候他沒有記起,我也沒有聯繫他。我不敢對他說我想他,不敢在難受的時候給他電話短信,就算一個人再痛苦,也只有在半夜捂著被子默默地獨自嗚咽,第二天依然得假裝一臉堅強面對一切。想要他陪我,想要他不時對我噓寒問暖,想要任性一下想要偶爾撒嬌,想要他成為我成長的支柱,可是面對這樣的想法我只是越來越怯弱,我無法變得坦率,唯有不斷刻意壓抑努力忍耐。

我甚至想過只要他開口說要我等,我或許真的會等下去。如果他需要我,我就會一直站在他身後,等他轉身發現一直站在那裡的我。

我需要被人需要,我需要被人承認自己存在的價值。
2010/10/30 (Sat)20:36
堅信自己可以挺過去且對自己的忍耐力和未來抱有期待的我,有種被丟下被拋棄的感覺。
口口聲聲說著對自己的選擇不後悔的我,爲了被父母認可被你們承認而努力著,現在卻對前進的道路感到迷惑。
丟棄自己的理想和愛好成為一個聽從父母安排選擇“正常”人生道路的我,或許根本沒有什麽存在價值。
沒有活在音樂世界的我,只是庸人一個。

至少,我想成為誰最重要的人……。可是誰都不明白,我能停留的時間,早已經開始從沙漏中流下,餘下的越來越少……

前方只有著黑暗腐爛的未來。我覺得我在成為最差勁的垃圾,然後被丟掉。
2010/09/23 (Thu)13:35
ex和fc2被河蟹後越來越沒有寫的慾望,是不是正因為這樣導致無處可發洩,所以情緒越來越不對?

工作越來越忙,在項目、分公司、總公司各兼一職的我免不了經常幾頭跑,增加了學習很多東西的機會。當然不可避免的是要得罪很多人,畢竟有時候顧上這邊就無法顧那邊。托有些裝怪老太的福,現在主職的分公司這邊的領導對我的印象也不太好。但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有上面的關係所以也不好怎樣。但是,大部分人都知道除了主管就數我做事最多,裝怪老太的工作我都做光了,做不完的時候還要加班做,她呢,每週五天有個兩天不來上班,就算來上班也要遲到近一小時,再提前一小時施施然下班。這老太居然還好意思一面跟領導說我什麼都不學什麼都學不會,一面在我面前裝慈祥。不就是怕我頂替你的位置嗎,老子還不稀罕你那個位置呢,我還嫌這傻不拉唧一點兒實事做不了實權也沒有的職位埋沒掉本尊我那pikapika的萬丈光芒了呢。不過對於不打算久留的我來說也無所謂了,在目前這個環境中只會制約我的發展,雖然薪酬高福利好但很壓抑,也沒有學習的氛圍,每天光是和那些假惺惺的除了暗地勾心鬥角啥都不會的官太太打交道已經夠傻逼了。

其實一早我就想離開,可還是捨不得某個人。我想如果離開這裡,如果我割斷了唯一的這個聯繫,就再也沒有藉口跟他見面了,所以就算再累再委屈我也要忍受。每次感到無法忍耐想要放棄的時候,想著現在的自己已經出身社會要懂事要自立,爸爸媽媽不可能一輩子都呵護我幫助我,想著自己不可以任性不可以撒嬌,就算難受得哭出來他也不會在我身邊,不會來安慰我。

每天晚上依舊的失眠,早上從淺眠中醒來。不停地想著以後該怎麼辦,溫熱的眼淚就無法抑制地掉下來。真的好累,好累好累好累,身心也好冷。可是一想到他,想到他握著我冰冷的手的那隻溫暖乾燥的手,還是會覺得有勇氣去面對這一切。雖然我們很少見面很少聯繫,我很希望他能經常陪在我身邊,或者是給我打打電話也行,但實際上這種事基本沒有發生過。可是我能理解,也能感覺到在一起時他對我的溫柔,跟以前才在一起時有那麼些不同。可能是彼此更加瞭解對方了,也已經過了新鮮的衝動期了。雖然有時會避免不了爭論,避免不了傷人的語言,那是因為他跟我都有心魔。他不想再重複走一次過去的路,我害怕再回到以前那種不安的狀態,我們都太患得患失。我不想讓他痛苦,他難過時我要站在他身後,他生病時我也要站在他身後。要保護他支持他,要他跟我一起時覺得開心,要他想起我就覺得心裏很柔軟,要他記得吃早飯,要他記得不舒服的時候吃藥。至於我自己該怎麼辦,目前唯一的辦法是拋開心中所有的遲疑和迷惑,大步向前走。我沒有明確的目標,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是無論如何,只要有發展有成長,被他承認,被那些對我持懷疑態度的人承認,就好。

P.S.:愛愛,還有一週就要跟你見面了。真是不好意思,三年前我也是壓力過大導致長痘痘+感冒,時隔三年這次我又是這個狀態一樣也沒落下,看來這是我倆緣分的契機啊苦笑。我還是要快快調整好狀態,期待跟你見面跟你玩,還要見家長呐哈哈=3=
1  2  3  4  5  6 
chaos evil / neutral evil
HN:
西村 自由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僕は多分精神病かなにかだろう/
対人恐怖症にでもなったんだろう/
人間不信かもしれない/
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障害かもしれない/
なんだっていいんだ/
俺が人が嫌な理由が作れれば/
the manipulated life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hello maggots
re incarnate
trance psycho pleasure
devoted reader
[02/25 take surveys for money]
[05/17 烈天奇]
[05/16 Backlinks]
ugly kingdom
suck me
忍者ブログ [PR]